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中国形婚网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贵阳形婚吧 -> 大衣哥朱之文贵阳找拉拉形婚的毛笔字奇丑无比,却价格不菲,被网
大衣哥朱之文贵阳找拉拉形婚的毛笔字奇丑无比,却价格不菲,被网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中国形婚网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中国形婚网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贵阳形婚吧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形婚吧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这些年涌现出不少草根歌手,比如阿宝、西单女孩、旭日阳刚组合、山楂妹等等。

  若论他们谁最成功,估计非大衣哥朱之文莫属。

  在《星光大道》上,一曲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让这个淳朴的农民歌手一夜之间火爆大江南北。

  尽管,被蒋大为疯狂吐槽:“你只是农民歌手,不是什么歌唱家。哪首歌是你自己创作的,你不就模仿两句别人唱歌,你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.....”

  言语里,满是对农民歌手的不屑。

  连马未都说:朱之文唱的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那是气死杨洪基不偿命……

  不过,还有一件活活把人气死的事就是朱之文爱写毛笔字,虽奇丑无比,但价格不菲。

  本来写毛笔字只是大衣哥的一个爱好,但自打成名后,慕名前来求字的粉丝络绎不绝。

  为人老实的大衣哥本想拒绝,但前来讨字的人就开始到处宣扬“大衣哥耍大牌,让他给写个字都不肯”。

  最后,大衣哥朱之文不得不乖乖就范,写好后还得摆出造型,和粉丝一起拍照留念才算完事。

  最近,网上又流传出朱之文写的“兄弟同心”四个大字,价格不菲!

  虽不说是一字千金吧,那一个字也值不少钱,估计抵得上咱们工薪阶层一年累死累活的收入。

  这就是名人效应,随便瞎写写就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。

  而一些爱较真的书法家看到朱之文写的毛笔字坐不住了,直批“丑书”!简直是在侮辱中国的书法。

  要知道,绝大部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,一个字能卖五百块就算烧高香了!

  有网友说:看朱兄的字这么卖钱,我也练了一天!我这能卖二十块钱吗?

  有的网友挖苦道:大衣哥的字连俺家上贰年级的孙子写得都不如。

  还有的调侃道:前无古人,后无来着!朱大衣之书法,似草非草,似楷非楷。超梅花篆,盖瘦金体。气死王羲之,震惊郭沫若。朱先生当代书法第一人,一字千金实不过分!

  有的人直接拿朱之文的大衣说事,说“相比于朱之文的字,他的大衣更值钱。”

  还有的调侃道:幸亏大衣哥当年上过小学,认识一些字,要不然亏大了......

  有网友直接写了首诗暗讽朱之文

  大衣哥写字真带劲,苍劲有力价值高。切莫染指书法界,一朝献丑成笑柄。

  但我个人认为,并不是大衣哥想写,而是那些蝇营狗苟之辈“逼”着朱之文写,然后拿去炫耀,拿去拍短 赚钱。

  他们根本就不是在欣赏大衣哥的字,而是把他当成赚钱的工具罢了!这跟很多人,包括同村的人成天守在朱之文家里,堵着他拍短 赚快钱一样一样的。

  不得不说,人性真险恶!

  鲁迅先生有句话:

  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。”

  这句话,大衣哥最有体会。

  前不久,大衣哥“家门被踹事件”上了热搜。

  我们先来感受一下这些人的“凶残”吧。

  画面中,这名头戴墨镜暴力男学着李小龙、甄子丹当着众人的面练起了佛山无影脚。

  在众人“一、二,开始”的怂恿下,飞起来狂踹大衣哥的家门。

  踹完之后,另一位男子粉墨登场,因为他跟墨镜男做了约定——“我跺三脚,你跺两脚。”

  事后,墨镜男大摇大摆地在人群中狂妄地喊道:“没事,没事,他不管我,没事”。

  最让人惊讶的是,左邻右舍好多人都围在门口,却无一人阻止。

  不仅不阻止,还纷纷拿出手机录像,上传抖音、快手,因为这样又可以大赚一笔。

  大衣哥不被别人说成“耍大牌”,只好满脸堆笑的走出来和所谓的“粉丝们”合影,以满足他们赚钱的快感。

  事情一出,很多网友纷纷为朱之文打抱不平。

   也纷纷表态,“人的善良要有底线和锋芒”、“这世道变坏,是从吸老实人的血开始的”......

  俗话说,人善被人欺。

  若只是一味的善良,一味的宽容,你不仅不会被善待反而只会被欺负的更惨。

  大衣哥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  贰零壹贰年,朱之文上完春晚回到老家。

  大年初一,一群亲戚和邻居如蜂拥般冲到他家,向他借钱。

  确切的说,不是借钱,而是要钱,抢钱!

  有的人,大言不惭地说:“你都上春晚了,怎么不给你千八百万的,你看咱朋友一场,多少意思意思,借我个贰零万吧。”

  实际上,朱之文在春晚彩排半个月,只拿到了叁零零零块钱报酬。

  在朱之文苦笑着说,我哪有这么多钱啊。

  对方一反常态,板起脸来叫嚷到:“贰零万对你来说,不跟拔个汗毛似的。”

  更是扬言:“你这个朋友不义气,咱们断交。”

  后来,成名后朱之文靠商演确实赚了不少钱。

  但有钱后,他并没有忘本,而是以各种方式回馈家乡。

  这些年,他出资叁万翻修幼儿园;贰万买健身器材;壹零万解决村里灌贵阳找拉拉形婚溉用电;伍零万给村里修路;伍零万捐给雅安地震灾区。

  当年,他拿出伍零万修路。乡里为了表彰他,给他在村口立了一块功德碑。但没多久,就被人用大锤给砸烂了。因为,有人觉得朱之文这么有钱,修的太少了。

   采访村民:“朱之文给你们村修了水泥路,盖了学校,你们怎么感谢他呢?”

  村民回答:“这才花了几个钱,九牛一毛!他要想让我们说他个好,给村里每人买个小轿车,再一人给一万块钱!”

  在他们眼里,朱之文就是提款机,钱多得花不完。

  十里八村的人,不管是孩子上学、结婚,盖房子,就是买头牛都会跑去跟他借钱。

  这些年,朱之文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,欠条塞满了一抽屉,可没有一个人还过。

  因为大家的想法和下面这位大爷一样,“还啥,他的钱多的花不完。”

  武汉疫情爆发后,朱之文抱着贰零万现金捐款。

  有人说:“我就住在朱楼村,朱之文有钱捐出去,还不如拿钱买口罩发给我们。他就是在作秀。”

  对此,大衣哥强硬了一把,回怼:“有人说我为武汉捐款是作秀,我想说,欢迎你们也抱着钱作秀!”

  这两年抖音等短 兴起,人们发现拍大衣哥就能赚钱。于是,纷纷跑到朱之文家,到处乱拍,仿佛朱之文的一切都可以拿来赚钱。

  最夸张的一次,朱之文上厕所,发现也有人举着手机,准备跟进去。

  村子一千多号人,小到柒岁的孩子,大到柒零岁的老头老太太,有一百多号人都在拍大衣哥,有钱人连庄稼都不种了,成天举着手机跟拍大衣哥。

  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,靠拍朱之文,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。然后,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,轻松赚了陆零万。

  他说,“这辈子想都没想到能赚这么多钱。”

  天黑了,这些人还不肯离去。

  翻墙头、砸玻璃、扔东西,逼着朱之文开门迎客。

  朱之文说:“九年了,我没有一天清净过。”

  大衣哥坦言:“与人打交道是最累的!”

  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,相信朱之文宁愿当时没有火,宁愿一家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!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中国形婚网看到的,谢谢!